時光匆匆飛逝,加上這段時間也沒什麼好交代,這小倆口的婚姻,眼見也邁入了第三個月

 

看似一成不變的生活中,好像又有什麼東西,慢慢的開始改變

 

第一個改變的,就是權志龍變得更愛睡覺

 

以往是有滾床單的日子,才會睡到太陽曬屁股,這陣子是沒滾床單,也能睡到午時才醒

 

第二個改變的,就是權志龍變得很愛吃

 

以往是扒個兩口飯,就說他飽了,這陣子是每餐都吃兩碗飯,明明不愛吃甜食,還老是搶崔勝賢的羊羹來吃

 

第三個改變的,就是權志龍變得很多愁善感,連看著被風吹落的葉子都能哭,搞得王府的下人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趕緊把崔勝賢請來

 

但找崔勝賢來也沒多大的用處,因為他只會抱住權志龍,讓他在懷裡哭著,然後刮著他的鼻子笑道:『愛哭鬼!』

 

 

這天,睡到中午才醒的權志龍,乖乖的讓他整理衣服

 

崔勝賢左拉拉、右弄弄,總算幫他把衣服給穿好,卻皺著眉頭說了一句:『你好像胖了…』

 

權志龍轉轉身子,左看、右看,歪著頭說:『有嗎?可能是這陣子吃太多…』自己也覺得奇怪,為什麼這陣子的食量會特別好!

 

崔勝賢挑眉:『這樣也好,抱起來舒服點!』

 

『對了,』權志龍抬起頭,滿臉期待的看他:『你說等我吃胖點,要教我武功的!』

 

崔勝賢想了想:『明天吧!明天早點起來,讓永裴、勝利陪著你練!』

 

『不要!』權志龍嘟著嘴:『你會故意不叫我起來,然後一拖再拖…』

 

崔勝賢乾笑了聲,好奇自己的小聰明,怎麼會被他看穿

 

權志龍拉住他的手晃著:『勝賢,現在就教我嘛!』

 

崔勝賢睜大眼睛:『現在?』指指上方:『這大中午的耶,你好歹也等晚一點,太陽沒那麼大的時候吧!』

 

權志龍堅持著:『不要,就現在!』略帶水氣的眼睛,好像下一秒就會流出淚來

 

不怕他吵、不怕他鬧,就怕他哭的崔勝賢,急忙的回答:『好、好、好…現在就現在!』

 

『勝賢最好了!』馬上換張笑臉,權志龍跳上他的身子,像隻無尾熊掛在他身上

 

崔勝賢無奈的搖搖頭,穩住他的身子,大步邁向庭院…

 

 

看著手上的木劍,權志龍不滿的嘟起嘴:『勝賢,這是給小孩子玩的吧,你為什麼給我這個?』

 

『給你那個剛好啊!』趁他翻臉之前,崔勝賢解釋:『我剛剛讓你試過我這把劍了,是你自己拿不起來的,不能怪我!』

 

『誰知道你那把是不是最重的啊!你根本就是故意讓我拿木劍,打算要好好取笑我對吧!』

 

崔勝賢無力的嘆口氣,想開口解釋的時候,東永裴的聲音傳了過來:『王爺,將軍手上的那把,已經是最輕的了!你連那把都拿不起來了,當然只有拿木劍的份啊!』

 

『呀!』權志龍抬頭大吼:『東永裴,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住我的,不幫我講話就算了,竟然還站在崔勝賢那邊,信不信我把你送進宮!』

 

『我說的是事實啊!』

 

『呀!』

 

『好了啦!』崔勝賢看著他:『志龍啊,要是不喜歡木劍的話,我們可以不要練啊!』

 

『不行!你答應我的,我要練!』

 

崔勝賢在心中嘆完氣才說:『那我慢慢走一套劍法,你看能不能跟上!』

 

『嗯!』權志龍握住手上的木劍,一臉期待

 

崔勝賢找了一套最簡單的劍法,慢慢的舞出來

 

權志龍站在他身後,仔細跟著他的動作

 

大太陽底下,兩人一前一後的練著

 

隨著時間的流逝,權志龍的臉上佈滿汗水,體力慢慢流失,手上舞劍的速度也慢了下來,但還是努力跟著

 

崔勝賢雖然在他的身前,卻隨時注意著他,看他漸漸轉白的臉色,擔憂的問:『志龍啊,你臉色不太好,要不別練了,休息一下?』

 

『不要!』權志龍瞪著他:『你繼續!』

 

崔勝賢接著舞起劍法,眉間的距離又近了點

 

權志龍踉了幾下,身體便不受控制,往旁邊倒去

 

好在有手長腳長的崔勝賢,直接打橫抱起他

 

但權志龍哪有可能乖乖接受,反應過來便開始掙扎:『崔勝賢,放我下去!』

 

崔勝賢拿走他手中的木劍,大力的摔在地上,板起臉孔吼了聲:『閉嘴!』

 

第一次被他大聲兇著,權志龍愣了一下,隨即紅著眼眶:『你兇我?』

 

『我…』崔勝賢見情勢不對,著急的想解釋

 

根本不想聽的權志龍,吼了回去:『崔勝賢,你敢兇我?我爹娘都沒兇過我,你—』眼一翻,便暈了過去

 

崔勝賢拍拍他的臉:『志龍…志龍…』見他不醒,臉一下子黑得跟雷雲有得比,抱著他迅速往房間走去,中氣十足的喊:『一刻之內,要是沒看見大夫出現在我面前,你們的腦袋就給我小心點!

 

 

這一喊也不是沒用處,半刻都不到,就看見小翠拉著城內最有名的大夫,跑進他們房裡

 

大夫在崔勝賢的黑臉下,小心翼翼、仔仔細細的幫權志龍把著脈,確認了兩、三次才鬆開手,看著他說:『恭喜將軍…』

 

他的昏倒,已經搞得崔勝賢的心情很差,沒等大夫說完,直接開口:『說重點!』

 

大夫也乖乖說起重點:『王爺懷孕了,已經三個月了!』

 

『蛤?』崔勝賢一聽,整個人都傻了

 

小翠見狀也不慌不忙,幫忙把東西收一收,便拉著大夫走出去,詢問一些該注意的事項

 

他懷孕三個月的消息,還在崔勝賢的腦袋裡盤旋著

 

將以前聽說的事情,對照著權志龍這陣子的情形,果真一切都應驗了

 

消化完這個訊息,崔勝賢的臉色緩和過來,臉上也出現笑意

 

權志龍睜開眼睛,一開口就是:『勝賢…』

 

聽到他的聲音,崔勝賢立刻坐在床邊:『志龍啊,你總算醒了…』

 

權志龍一臉疑惑的看他:『我怎麼了嗎?』

 

『志龍啊,其實是…』

 

身體這陣子的狀況,讓權志龍不得不這麼想:『我要死了嗎?』抓住他的手:『勝賢,我還沒活夠耶,我不想這麼早死啦!』說著、說著還哭了出來

 

『誰說你要死啦?其實是…』

 

『還是我生什麼病了?』權志龍自顧自的說:『我就知道,這陣子一直覺得身體怪怪的,一定是…』

 

崔勝賢深呼吸幾次,抑制要爆發出來的怒火,和顏悅色的說:『志龍啊,你先聽我講完好不好?你知道,勝賢是不會騙你的,對不對?』

 

彷彿是想起他發火的模樣,權志龍停下自己的胡思亂想,乖乖的說:『好,你說!』

 

『志龍啊,其實你是懷孕了!大夫剛剛來看過,說已經三個月了!』

 

權志龍睜大眼睛:『你是說…我懷孕了?』

 

崔勝賢笑著點頭

 

『我懷孕了?』權志龍一臉的不敢置信,手撫上肚子的瞬間,臉色和悅了起來:『我懷孕了…』

 

崔勝賢看見他這副模樣,默默的摀住雙耳

 

而在下一秒,權志龍又使出招牌的獅吼功:『崔勝賢,我要殺了你!你竟然讓我懷孕,你這個王八蛋!』

 

寧安城的老百姓們,聽到安臨王爺的這一吼,倆倆相望了一眼,便又開始做著自己的事

 

因為他們的心裡,都是這句話:「就說嘛,安臨王爺絕對是被壓的那一個!」

 

 

自從得知權志龍懷孕後,王府內的下人們,對這個主子是又愛又恨

 

愛的是,他還是跟以前一樣,對他們很好

 

恨的是,他原本就陰晴不定的脾氣,變得更令人難以捉摸

 

前一秒明明還笑著的,下一秒就哭了出來,搞得他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

 

唯一慶幸的是,他們還有安國將軍這個主子

 

安臨王爺一哭,他們只要把安國將軍請出來,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,等到沒事的時候再出現

 

不過他們比較好奇的是,像安國將軍這樣,只懂得在戰場上殺敵的人,是怎麼心平氣和的安撫安臨王爺?

 

在他們眼裡,安國將軍跟傳說中的完全不一樣,根本沒有其他人口中的那麼恐怖!

 

因為將軍愛著王爺啊!

 

這是他們在某次的討論中,所得出來的答案

 

但,要是看見文總管手上的帳簿,這答案好像又不是那麼絕對!

 

 

這天下午,崔勝賢終於將哭累的他哄睡,正坐在床邊看著他

 

已經五個月大的肚子,在權志龍瘦小的身子上,還是有點怵目驚心,好在他的胃口一直很好,身材也慢慢圓潤起來

 

面對情緒不穩定的他,崔勝賢一直耐著性子哄著,就怕他心情不好,影響到腹中胎兒,更怕影響他的身子

 

要知道,那麼驕傲無比的權志龍,肯幫他生孩子,已經是他不知道幾輩子修來的福份,外加崔家的祖上積德,他當然得好生對待

 

其實,崔勝賢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

 

在軍營裡,他的命令就是鐵一般的準則

 

不服?

 

不是出來跟他打一架,然後被抬著出去,就是乖乖聽令,哪有可能耐著性子任他哭、任他鬧

 

是愛上他了嗎?

 

崔勝賢會黑著臉看你:『問這什麼白癡問題!』

 

那為什麼放任他哭鬧、不發脾氣?

 

崔勝賢沒有答案,因為他自己也不太懂!

 

但,那些攤在地上為數可觀的盒子,絕對是主要原因!

 

 

小翠的聲音從屋外傳來:『將軍!』小聲到令人不易察覺

 

警覺性相當好的崔勝賢,皺著眉頭走了出去:『什麼事?』即使在屋外,還是壓低了聲音,就怕吵到屋內熟睡的人

 

『宮裡的福公公來了,說要見您一面!』

 

崔勝賢的眉頭又緊了些:『福公公?』

 

福公公是瑞安帝身旁的人,不是什麼要緊事,還見不著他呢!

 

深知這其中的意義,崔勝賢加緊腳步走向大廳,果真看見滿頭白髮的人,趕緊迎上前去:『福公公!』

 

福公公見著他,臉上堆滿笑意:『安國將軍,近來可好?』

 

『福公公,叫我勝賢就行了!』崔勝賢當年能當上安國將軍,福公公是最大的推手,更是他在宮裡最尊敬的人

 

儘管如此,也不代表崔勝賢就有心情跟他寒暄:『福公公難得出宮來,難道是宮裡出事了嗎?』

 

因為上次發生的三皇子事件,瑞安帝為了保護權志龍的安全,已經下令禁止他入宮!雖然崔勝賢不在這命令內,但為了與他共進退,也好一段時間沒進宮了

 

就算想進宮稟告權志龍懷孕的事,但沒得到允許,他還是只有待在府裡的份

 

『西方的虎曜國送來戰帖,皇上要您進宮去,好商量對策!』

 

崔勝賢一聽,臉色立即難看起來

 

以權志龍這樣的狀況,他怎麼可能離開!

 

要是他醒來看不到人,發脾氣怎麼辦?受傷了怎麼辦?

 

小翠見他沒說話,開口:『將軍您去吧,王爺我們會看著的!』

 

『可是…』

 

『將軍請放心,我們會照顧好王爺的!』小翠補上一句:『皇上會請福公公來,肯定很緊急,將軍您就去吧,以免耽誤了大事!』

 

崔勝賢想了想,交代著:『志龍不喜歡醒來見不到人,妳們幾個就待在房裡看著他!他醒來就說皇上找我進宮,商量虎曜國的事,處理完馬上回來,知道嗎?』

 

小翠點頭:『知道!』

 

崔勝賢剛邁出的腳步,縮了回來:『還有,把大廳的瓷器都收起來!那些碎了會割傷人的東西,不要出現在他面前!』

 

小翠回答:『知道了,請將軍放心吧!』

 

得到滿意的答案,崔勝賢也不等福公公就走了出去,拿過下人早就牽來在一旁等待的韁繩,動作流暢的躍上馬背,駕的一聲就出了王府,看不見蹤影

 

被丟在原地的福公公,第一次看見他這般的模樣,好奇的問向在一旁交代事情的小翠:『安臨王爺出了什麼事嗎?怎麼讓安國將軍緊張成那樣?』

 

『王爺懷孕了!』

 

福公公一聽,瞪大雙眼

 

這…這不是顛倒了嗎?

 

在場的下人們,見他一臉驚訝,異口同聲的說:『您沒聽錯,懷孕的是王爺!』然後是一臉的鄙視

 

拜託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被壓的是安臨王爺好嗎!

創作者介紹

TOPxG-Dragon

小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