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的陽光照入屋內,早已做好準備的權志龍,推開門走到屋外

 

在替盆栽澆水的下人,一看見他,低頭問好:『夫人好!』

 

權志龍露出笑容:『阿昌,你母親的病,好點了嗎?』

 

阿昌趕緊放下手上的工作,來到他的眼前:『多謝夫人關心,家母的病情好多了!感謝夫人的恩德,幫我請大夫醫治家母!』

 

『有好點就行了!』權志龍三言兩語,就將功勞做給主人:『你們都是崔府的人,爺忙著生意,我替他照顧你們也是應該的!』

 

『謝謝…』阿昌這才被點醒,補了一句:『謝謝老爺!』

 

權志龍笑了笑,往大廳的方向走去

 

一進到大廳,就看見他坐在桌子旁,連忙走向他:『爺,早!』

 

崔勝賢點頭回應,手摸上左臉,確保面具有戴好

 

權志龍拿起桌上的碗,將鍋裡的粥盛入:『爺,剛剛阿昌跟我說,他母親的病情有好轉,一直謝爺呢!』放到他眼前後,也替自己盛了一碗

 

『謝我做什麼,我連他母親病了都不知道!』崔勝賢當然知道他的用意,但就這樣收下謝意,心裡有點過意不去

 

見他完成備菜的工作,坐到自己身邊才說:『吃吧,我今天有事要忙,可能不回來了!』

 

『我知道了!』權志龍不忘柔聲提醒:『爺,忙歸忙,飯記得按時吃!』

 

崔勝賢又是輕聲一哼,拿起桌上的碗,吃起早膳來

 

權志龍也跟著吃了起來,掛在嘴角的笑容,直到他離去後,才從臉上退去

 

 

一抹黑影趁著月光,在屋頂上奔跑著,抵達目的地後,快速閃進屋內

 

過沒多久,裝滿東西的黑袋,背在他的身後,穿梭於魌燐城的屋頂上

 

負責夜間守衛的巡魌營,分成幾個小組,拿著火把在大街小巷中奔跑著

 

總是在黑夜出現的醉芙蓉,已經造成許多有錢人家的財務損失,巡魌營有這個責任,也有必要將這罪大惡極的魖緝拿歸案

 

只是經過幾個轉角後,原本在屋頂上奔跑的人影失去蹤影,巡魌營不甘心的在四周查看一會才乖乖收隊

 

黑影突然從黑暗中出現,拉下臉上的面罩後,出現的是崔勝賢的臉

 

一張毫無缺陷的臉

 

 

天一亮,魌燐城東南邊的小村莊,出現一箱又一箱的高級藥材

 

幾天前才被強盜搜刮財物的小村莊,看見這些昂貴的藥材,村民們都跪了下來,對藥材上的畫紙膜拜著

 

那畫紙上,依舊是那三色一體的醉芙蓉

 

 

崔勝賢拿起擱在一旁的黑衣,放進暗櫃裡

 

走到銅鏡前,撕下左臉上的豬皮,露出臉上原有的疤痕

 

伸手輕摸了下,卻又像厭惡似的,趕緊戴上面具

 

轉身,穿上他一早放進屋裡的衣裳,走出房間

 

 

權志龍一踏進大廳,就看見他坐在桌子旁,迎了上去:『爺,凌晨才回來的,怎麼不多睡點?』

 

『你不也是?』崔勝賢接過他遞來的碗:『以後吩咐下人把衣服拿進房就行了,不用你親自送!』

 

兩人的房間,中間隔了個書房

 

只要裡頭有動靜,權志龍便會立刻醒來,趁他還在處理公事,將要更換的衣服,放在他廂房裡的架子上

 

好讓崔勝賢在房裡沐浴完,就有乾淨的衣服穿

 

權志龍坐了下來:『爺,你這麼忙,我幫你做點事也是應該的!』

 

『別把自己累壞了!』崔勝賢丟下一句,開始吃起飯

 

權志龍笑了下,也動起碗筷

 

偌大的廳堂裡,安靜的只剩下餐具碰觸聲音

 

才安靜一會,屋外就傳來吵雜,一個下人跑了進來:『夫人、夫人…』

 

權志龍柔聲的問:『怎麼了?』

 

小春看見他在一旁,猶豫著要不要說

 

權志龍看出她的顧慮,帶著微笑:『說吧,爺也想聽聽!』

 

『聽說胤藥局被魖偷了,而且還是有名的醉芙蓉偷的!』

 

『胤藥局?不是那個藥材賣得很貴,只做皇親貴族的生意嗎?怎麼會被偷啊?』

 

『東南邊的村莊,不是前陣子被強盜強劫嗎,聽說醉芙蓉把偷來的藥都送過去了,還請了個大夫專門醫治村民呢!』

 

『這醉芙蓉雖然是個魖,心地卻很好呢!』權志龍看向他:『是吧,爺?』

 

崔勝賢輕輕回了聲:『嗯…』

 

權志龍想起他有個私人金庫,突然抓住他的手:『爺,你可要小心了!』

 

崔勝賢挑眉,詢問他話裡的意思

 

『聽說醉芙蓉專偷有錢人的東西,爺不是魌燐城內最有錢的人嗎,可要加緊防備啊!』

 

崔勝賢拍拍他的手:『放心,他不會的!』

 

權志龍對他露出笑容,轉頭繼續跟她聊著醉芙蓉的豐功偉業

 

崔勝賢坐在一旁,聽著他們的談話

 

那隻放在他手背上的手,沒有移開的意思

創作者介紹

TOPxG-Dragon

小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