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你知道為什麼,我十四歲的時候,就被冊封為王爺,從宮裡搬到寧安城嗎?』

 

崔勝賢看著他,搖搖頭

 

『因為那裡的空氣,充滿著貪婪!』權志龍雖然回憶著,口氣卻沒有想念:『我聞過戰爭過後,那種空氣中充滿血腥的味道,宮裡的味道,比那還噁心!』

 

崔勝賢沒有說話,把他摟進懷裡,伸手拍著他的背

 

權志龍吸著他的氣味,臉色才恢復過來:『在宮裡,對我好的每一個人,都是有目的的!或許應該說,沒有一個人可以相信!所以我才會請我爹,讓我挑了小翠他們…因為只有他們,是真心對我好…』

 

崔勝賢倚著他的頭:『我知道…』一進到王府,就覺得每一個下人都是真心對他好,才打從心底喜歡這個地方

 

權志龍抬起頭看他:『勝賢,我可以相信你,對吧?』

 

崔勝賢看了他一眼,突然用手摀住胸口,一臉痛苦:『我對你這麼用心,你竟然懷疑我?我心好痛…』

 

權志龍笑著,又埋進他的懷裡:『我知道你對我好!真的,我都知道!』誰是真心對他好、誰是虛情假意,他都感覺得到!

 

崔勝賢笑了聲,又輕拍他的背:『放心吧,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!睡吧,我的志龍…』環住他的手臂收緊了些

 

權志龍閉上眼睛,緩緩睡去,臉上的笑,依然浮現著

 

崔勝賢低頭看了一眼,吻上他的額頭,低聲輕喃:『只要有我在,誰都不能傷害你…只要有我在…』

 

卻沒發現權志龍臉上的笑意,變得更大了…

 

 

這是某天晚上,他們兩人的對話

 

也是現在,崔勝賢會緊緊牽住他的原因

 

因為,他要讓權志龍知道,他不是一個人,聞著這比大戰過後還噁心的味道

 

崔勝賢看了看周圍,低聲說著:『永裴、勝利,我們進到御書房後,你們就躲在外面,有什麼事我會喊你們!記得,別被發現了!』

 

兩人應了聲:『是!』化作兩抹快速的身影,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裡

 

權志龍不理解他的用意:『你叫他們躲起來幹嘛?』

 

『我覺得宮裡的氣氛怪怪的,不像我前幾次來的那樣!』崔勝賢拍拍他的肩,安慰著:『放心,搞不好是我太過敏感啊!』

 

權志龍一臉擔憂:『但要是真的有危險怎麼辦?我不要他們受傷…』對他而言,東永裴、李勝利不僅只是他的貼身護衛,更是跟他一起長大的朋友及家人!

 

他一點都不希望他們兩個受傷!

 

『傻瓜,你忘了我是誰啊!』崔勝賢看著他:『我可是安國將軍耶!』

 

權志龍拉著他的手,臉上的擔憂更盛:『我也不要你受傷!』

 

崔勝賢揉揉他的頭:『會不會有事還不知道呢,擔心那麼多幹嘛?』牽著他的手:『走吧,你不是很想你娘嗎?那就別讓她等啊!』繼續邁開腳步

 

感受他手心傳來的溫度,權志龍這才收起擔憂的神情,跟上他的步伐

 

隨著目的地越來越近,崔勝賢就感覺周遭的空氣,越來越不一樣,牽住他的手也慢慢收緊

 

『爹,娘…』眼前的狀況一入眼,權志龍著急的大喊:『權志皓!』

 

拿刀架住瑞安帝的權志皓,一看到他出現,頓時傻眼:『你…你怎麼會在這?』看到他身後的崔勝賢,眼神更是慌亂起來

 

瑞安帝雖然被刀子架住,還是一派輕鬆:『我好像忘了跟你說,今天志龍跟勝賢會進宮來吧?』

 

權志皓一聽,冷笑了聲:『那正好,他剛好趕上見你最後一面!』

 

『權志皓,你到底想幹嘛?』權志龍看了看周圍:『該死,御林軍跑哪去了?』

 

『他們被我調去保護你母后,』瑞安帝看著他:『放心,他們都是崔家的人,你母后不會有事的!』

 

權志龍安心的點點頭,看向他:『權志皓,你先把刀子放下,有什麼事都好商量!』

 

『商量?』權志皓笑著:『你怎麼不先跟你的王妃商量,叫他兵權給我!』

 

權志龍皺了下眉頭:『皇位?又是為了皇位…為了這個皇位,你真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!爹,你知道…』

 

『閉嘴!』權志皓的手一用力,瑞安帝被刀子抵住的地方,已經慢慢冒出血珠:『我叫你閉嘴!』

 

『我偏不要!』權志龍看著他說:『我要當著爹的面,把事實都說出來!』

 

瑞安帝無視自己的傷口,皺起眉頭問:『什麼事?』

 

『爹,大哥當年會掉進山谷,根本不是意外!』權志龍指著他:『是權志皓,是權志皓把大哥推進山谷裡的!他為了爭取皇位,親手把自己的親哥哥推下山谷!』

 

 

當年,最有希望當上太子的,不是權志龍,也不是現任的太子—權志譽,而是已經死去的安繼王爺—權志具

 

他雖然不是佳罄皇后所生,卻是最深得民心,更是大臣們所追隨的對象

 

所有人都希望他能被立為太子,輔佐瑞安帝,為將來的登基做準備

 

就連現任太子的權志譽,也成天跟在他身旁,學習了不少東西

 

更是所有的哥哥中,權志龍最喜歡的一個

 

在瑞安帝下旨要冊封權志具為太子的前夕,傳來他掉下山谷的消息

 

派了軍隊在出事的山谷,整整搜尋了一個月,瑞安帝才詔告全國,說明大皇子已經去世的消息,並追封為安繼王爺

 

在全國為安繼王爺服喪期間的某個晚上,才七歲的權志龍一如往常的在宮裡玩耍,卻不經意聽見令人震驚的事實

 

『你真的把他推了下去?』

 

『當然!只要是擋著我的,不管他是誰,就算是哥哥,我也照殺不誤!』

 

『你喔,為了皇位,還真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!』

 

聽到這裡,權志龍發著抖,只想趕緊逃離這個地方,卻不小心踩到了樹枝,發出了聲響

 

聽到聲音,權志皓馬上警覺起來:『誰在那?』

 

權志龍轉過身,故作鎮定的笑著:『三哥、五哥,我的球好像跑來這裡了,你們有看到嗎?』

 

『沒有!』權志皓瞇起眼睛:『志龍啊,你剛剛有聽到什麼嗎?』

 

『要聽到什麼?』權志龍裝傻:『三哥,你該不會要去什麼好玩的地方,卻不帶志龍去吧?』

 

『怎麼會呢?有好玩的,哥當然帶上志龍囉!』

 

權志龍跑過去抱住他:『就知道三哥對志龍最好了!』

 

權志皓揉揉他的頭髮:『沒事就回去吧,別讓父皇找不到人!』

 

權志龍朝他笑著:『嗯!』趕緊跑開,耳朵卻還聽著他們的對話

 

『你相信那孩子,真的什麼都沒聽見嗎?』

 

『聽見了也無所謂!以他那個年紀,你覺得會有人信他嗎?』

 

『這倒是!』

 

第二天,權志龍就一哭、二鬧,只差沒上吊的逼著瑞安帝,要親自挑選他寢宮裡的所有人,讓自己信任的人伺候著,這才有小翠、小慧、小沁、小春、東永裴、李勝利他們

 

就連王府裡的人,也是因為這次的事件被挑選上,一直跟著他到現在

 

尤其是東永裴跟李勝利,還是當時的副將,也就是崔勝賢的二叔,親自教導出來的護衛

 

會對身旁的人這麼嚴格把關,就是怕權志皓對他下手

 

 

瑞安帝看著他,語氣跟眼神都有著無法抗拒的威嚴:『志龍說的是真的?』

 

『對,是我對大哥下的手,是我推大哥進山谷的!因為我要的是王位!』權志皓看著他:『那些親情什麼的,我才不在乎!所以瑞安帝,你也該上路了!』舉起手上的刀子,準備劃過他的脖子

 

在下手的瞬間,刀子卻飛了出去,握著受傷的手腕喊:『崔勝賢!』

 

崔勝賢站御書房門口,隨意丟著手上的石子:『三皇子,您在找我嗎?我一直在這啊!』再向他丟了顆石頭,趁他側身閃躲時,往他的腿上丟了第三顆石頭,等到他發現時,人已經在站他的身旁:『三皇子,您找我嗎?』

 

權志皓拿起地上的刀子,朝他一揮

 

崔勝賢閃了過去,又一顆石頭打上他的手,將刀子震了出去:『同樣花招,怎麼玩兩次還玩?不膩啊!』

 

『你…』

 

『三皇子,我現在用安國將軍的名義,以行刺皇上、殺害安繼王爺的罪名,將您關進大牢!』崔勝賢看了他一眼:『皇上可有意見?』

 

『就照你說的辦吧!』

 

『遵旨!』崔勝賢喊了聲:『永裴、勝利!』

 

兩道身影迅速竄進屋裡

 

『將三皇子押進大牢!』

 

『是!』兩人一左一右的拉著權志皓,走了出去

 

一旁的權志龍,突然跪在地上:『爹…』

 

崔勝賢走了過去,也跟著跪下來

 

瑞安帝看著他們:『你們這是幹嘛啊,快起來!』

 

『爹,都是志龍的錯!志龍不應該把這件事瞞著,讓爹對大哥的事無法釋懷…要是志龍早點說出來,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…』

 

瑞安帝無法接受安繼王爺去世的事實,一直相信他還活在世上,於是下令每天都要清掃安繼王爺的寢宮,還逼著所有人相信,他只是出去走走,再過一陣子就會回來

 

每個人都配合著他,讓安繼王爺活在心裡,沒有死去

 

『志龍啊,這件事怎麼能怪你…志具出事的時候,你也才七歲啊…』瑞安帝流著淚,咬牙切齒的說著:『要怪就怪志皓那孩子,竟然連自己的親哥哥都下得了手…』

 

『爹…』

 

『起來吧!』瑞安帝看向他:『勝賢啊,把志龍帶回去,別再讓他進宮了!這不是他該待的地方…』

 

權志龍跑到他身旁:『爹,您不要志龍了嗎?爹…』

 

瑞安帝摸著他的臉:『傻孩子,你跟志具都是爹的心頭肉,爹怎麼可能不要你呢?只是爹已經失去志具了,但是爹還有你啊,所以你要好好的,知道嗎?』

 

『爹…』權志龍在他懷裡哭著

 

『勝賢啊…』

 

『臣在!』

 

『好好照顧志龍,不要讓他受傷,更別讓他受委屈!』

 

『是!』

 

這個下午,權志龍在瑞安帝的懷裡哭了好久、好久,像是要將他這些年來的不安,全都哭出來一樣

 

而崔勝賢只是站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…

 

 

晚上,權志龍一個人,走進安繼王爺的寢宮裡

 

一看見桌上的牌位,便跪了下來:『大哥,志龍來看你了!』笑了笑,繼續說:『大哥一定覺得志龍很沒用吧,竟然過了這麼多年,才把真相說出來…大哥會不會因為這樣,而討厭志龍啊?

 

『志龍很喜歡大哥喔,小時候跟在大哥的身旁,總是可以學到很多事,比在二哥身旁學得還多…啊,這個不可以讓二哥聽到,不然二哥會生氣的…

 

『大哥,這是志龍最後一次來看你了!爹說,為了保護我的安全,不會再讓我進宮了…爹很討厭對吧,我都有勝賢保護我了,還不讓我進宮…

 

『大哥不知道勝賢是誰吧,勝賢是…』權志龍皺了皺眉頭:『嗯…該怎麼說呢?啊,勝賢是我的男人…勝賢是我們安冀國的安國將軍喔,很厲害的…改天帶他來跟大哥見面好了…啊,我都忘了,爹不讓我進宮的…

 

『早知道就帶勝賢過來了…大哥對不起啊,沒機會讓你見到我的勝賢了…大哥…志龍會很想你的…你也會很想志龍的,對不對…』

 

聽到屋外有人在喊他,權志龍站了起來:『大哥,志龍要回去了…大哥要保重喔…』說完,轉身走了出去…

 

 

崔勝賢看著他的眼睛:『又哭啦?』

 

權志龍點點頭,用鼻音回著:『嗯…』

 

『愛哭鬼…』

 

『勝賢…』

 

『嗯?』

 

『你會不會因為這件事,而看不起我?』

 

『傻瓜!』

 

『勝賢…』

 

『嗯?』

 

『我現在…就只剩下你們了…你千萬不要丟下我一個人…好不好…』

 

看見他又開始流淚,崔勝賢將他拉進懷裡:『愛哭鬼…』

 

權志龍抬起頭,哭紅的雙眼裡,無比的堅定:『你先答應我,說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!』

 

『我崔勝賢對天發誓,不會丟下權志龍一個人,如違背誓言,願…』

 

剩下的話,都被權志龍堵在嘴裡,心裡總算流過一絲絲的暖意

 

而在月光下,那交纏的身影,久久無法分離…

 

從睡夢中醒了過來,崔勝賢小心翼翼的下床,就怕吵醒還在熟睡的人

 

將自己整理好後,開門走出去

 

守在門外的小沁一看見他,便上前詢問:『將軍要出去嗎?』

 

崔勝賢點點頭:『我跟大聲約好,今天要在茶樓那一起商量事情!雖然我跟志龍提過,但他要是醒來,一定會發脾氣,妳記得告訴他,我中午之前就會回來,要他乖乖的!』

 

小沁笑了笑:『將軍把王爺的脾氣都摸透了呢!我會好好轉告王爺的,請將軍放心!』

 

『有什麼事,隨時派人通知我!』

 

『是!』小沁看著他的背影,補上一句:『將軍路上小心!』

 

 

『我們派出去的探子回報,虎曜國最近不太平靜!』姜大聲一坐下來,就趕緊傳達要事:『好像原本計劃著什麼,卻被打亂了!』

 

崔勝賢微皺著眉:『計劃?最近我們跟虎曜國有什麼事嗎?』

 

『京城那沒什麼流言!你在這裡有聽到什麼嗎?』

 

『沒有!這陣子比較有問題的,就只有我上星期進宮,把三皇子抓進牢裡!』

 

『啊!』姜大聲突然想起一件事:『聽你這麼一說,我記得前幾天,靠近虎曜國邊境的副將說,虎曜國曾經在邊境一百里處駐紮過,他們還調派附近的軍營過來支援,但最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!』

 

『這種事你應該先講吧,姜副將!』

 

『我想說沒事發生,就不打擾你的新婚生活啊!』

 

崔勝賢翻了下白眼:『那還真是謝謝你喔!』

 

姜大聲朝他露出手心:『自家兄弟,不必客氣!』

 

崔勝賢打掉他的手:『不要鬧了!』

 

姜大聲伸出手,把事件一個一個點出來:『三皇子想要刺殺皇上,卻被你跟安臨王爺阻擋,人還被關進大牢!同時,虎曜國的大軍駐紮在邊境一百里,感覺是要進攻的氣勢!結果兩邊卻什麼都沒發生…你不覺得有關聯嗎?』

 

崔勝賢聽著他的敘述,眉頭根本沒鬆過,就在要放棄時,靈光突然乍現:『難道是…三皇子跟虎曜國…』

 

『將軍、將軍!』一個寧安城的守衛,跑到他的面前:『將軍,不好了!』

 

『什麼事啊?』

 

『屬下在城牆上看見王爺的身影,因為沒看見有人跟著,便一直注意王爺的行蹤!就在屬下走下城牆,想要跟在王爺身後時,就看不到王爺了!』

 

『其他人有看到嗎?』

 

『屬下有問待在城牆上的人,他們說有一輛馬車遮住視線,馬車一走,王爺就不見了!』

 

『你們在城內找,我回府裡看看,他搞不好趁你們不注意的時候,就先回到府裡了!』

 

『是!屬下立刻找人支援!』

 

 

『志龍?』崔勝賢一看見府裡的下人,便開口問著:『志龍呢?你們都沒看到志龍嗎?』

 

小翠皺著眉問:『王爺醒來之後,就說要去找將軍您的!您沒見到王爺嗎?』

 

『剛剛城牆守衛跟我說,志龍不見了!』

 

『怎麼會?王爺一向不單獨出門的,怎麼會不見?』小沁想起另外兩個人:『永裴跟勝利呢?他們沒跟著嗎?』

 

崔勝賢這才想起來:『他們昨天被志龍派去弩魏城收帳了!』

 

『那怎麼辦?王爺要出門時,還交代我們不要跟的!』小翠自責著:『要是堅持跟上去的話,王爺就不會出事了!怎麼辦?都是我們的錯…』

 

『不怪你們,妳們也只是聽命行事罷了!我有讓守衛們在城裡搜索了!現在只能希望志龍不是不見,而是跑遠了!』

 

『將軍!』守衛跑了過來:『將軍,北邊城門的守衛說,有輛馬車出了城門後,往山裡去了!屬下已經派人進山裡找了,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王爺的!』

 

『這樣還是不夠快!』崔勝賢跑進馬廄,將裡面的黑馬拉了出來,跳上馬背後,撫著牠的脖子:『我要你幫我找到志龍,聽到沒有!』

 

黑馬用鼻子噴氣,隨即像一道黑色閃電,奔出安臨王府

 

 

權志龍被矇住了眼睛,坐在黑暗的角落:『你們是誰?為什麼抓我?』沒聽見回答的聲音,語氣大了起來:『你們是聾了還是啞啦?快回答我你們是誰!』

 

突然門被打了開,幾個男人走了進來

 

權志龍聽到聲音,確定有人後喊:『你們到底是誰啊?竟然敢在寧安城動我!你們不知道我是誰嗎?』

 

貌似是其中的帶頭老大,瞪向身旁的人:『不是叫你們把他的嘴巴封起來嗎?』

 

『你們到底是誰?為什麼要抓我?』

 

『為什麼要抓你?』帶頭老大蹲下身子,用手背滑過他的臉:『你覺得人口販子抓人,需要任何理由嗎?像你這種細皮嫩肉的,肯定可以賣個好價錢!』

 

『人口販子?寧安城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,我要你們離開寧安城!』

 

『我們是離開寧安城了啊!只要能拿到大把銀兩,你是誰這個問題,對我來說根本沒意義!』

 

聽到這話,權志龍擔心自己再也見不到他,心慌了起來:『勝賢…』發出大吼:『崔勝賢!崔~~勝~~賢~~』

 

被獅吼功攻擊到的壞人,雙手摀住耳朵,嘴裡不斷哀號著:『啊~~啊~~』

 

在山裡搜索的守衛跟崔勝賢,也聽到了這個聲音,趕緊往出聲的方向奔去

 

『快!』帶頭老大摀住耳朵,表情痛苦的下令:『快把他的嘴塞住!』

 

小嘍囉趕緊站起身,隨手撕下自己衣服的一角,捏住他的兩頰,將布塊塞進他的嘴裡

 

權志龍的嘴巴被堵住,只能發出『唔…嗚…』的聲音

 

等耳朵的痛苦緩解,帶頭老大站了起來,走過去就是一巴掌:『誰讓你叫的?』

 

旁後的小嘍囉趕緊攔住他:『大哥,打壞了就賣不到好價錢了!』

 

帶頭老大掙脫掉:『這我會不知道嗎!』伸手又是一掌:『再叫一次試試看,我就把你賣到妓院去!』手指經過他的臉,慢慢往下後拉開衣服,露出細嫩的皮膚:『瞧這皮膚白皙的,不先嚐嚐看,好像太對不起自己了!』

 

『大哥!』在一旁沉思的小嘍囉開口:『他剛剛喊的崔勝賢,好像是…』

 

話都還沒說完,上鎖的門被人一腳踹開,崔勝賢黑著臉走了進來

 

看見待在角落、臉被打腫的人時,語氣冷得像寒流過境:『誰打的?』

 

剛要開口的小嘍囉,到這時候才輕聲說:『安國將軍…』

 

此名號一出,所有人愣在原地

 

崔勝賢沒聽見答案,語氣降到冰點:『他的臉,是誰打的?』這次卻不等他們反應,抽出掛在腰間的劍:『沒人回答,那我就一視同仁!』手中的劍舞了起來,劍到哪裡,哀號聲就到哪裡

 

短短的幾秒,在場的五個人口販子,全部沒了雙臂,連呼吸都顯得微弱,隨時都會失去性命

 

崔勝賢用衣服擦掉劍上的血跡,將劍收進劍鞘裡,同時在心裡慶幸,這些不長眼的傢伙,有把他的雙眼矇住,免得他看到這些畫面

 

走過去蹲在他身邊,伸出手摸著他的臉,紅色掌印在蒼白的皮膚上,更顯得怵目驚心:『志龍?』輕輕搖晃他的身子:『志龍?』

 

權志龍卻沒有任何反應

 

崔勝賢這時才注意到他嘴角,不僅破了皮還滲血,立刻反應過來他是被打昏的,眼神頓時又冷了好幾度

 

抱著他站了起來,走到破屋外,對著趕來的守衛們說:『把這屋子燒了!』

 

『可是…』

 

『我說,把這屋子燒了!』

 

『是!』守衛們接下命令,將那間破屋燒得一乾二淨…

 

 

權志龍睜開眼睛,看見是自己熟悉的地方,立刻鬆了一口氣,卻隨即喊出他的名字:『勝賢…』

 

崔勝賢坐到床邊,拉住他的手:『你醒啦?有沒有哪裡受傷?』

 

『沒有!』權志龍笑了笑:『我很好…』

 

崔勝賢搖搖頭:『我可不這麼認為!』點點自己的嘴角:『你這受傷了!』

 

權志龍想伸手去碰,卻被他拉住,轉而用狐疑的眼神看著他

 

崔勝賢解釋著:『你嘴角破了!我幫你擦了藥,別去碰!』

 

權志龍點點頭,皺起眉頭看他:『你知道我不是要問這個!』

 

崔勝賢嘆口氣:『死了,五個都死了!』

 

『崔勝賢!』

 

『我說過,只要是能威脅到你的,我就不准!』

 

『那也不用著殺了他們吧!』

 

『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,最後的結果都是讓你離開我身邊!我說過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…』崔勝賢拉住他的手,在自己臉上輕磨著:『你知不知道…我聽到你不見的時候,心有多慌…多害怕…

 

『看到你雙手、雙腳被綁著,臉上還出現兩個紅印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殺了我自己?在你睜開眼睛之前,我一直在想,要是我晚了一步會怎樣?但我根本不敢往下想…因為我不想活在一個,沒有你的地方…』

 

聽到他這麼說著,權志龍也心軟了,將他緊緊抱在懷裡:『我在這…勝賢…我在這…』

 

崔勝賢埋在他的頸窩裡,貪婪著他的氣息:『答應我…以後不管去哪裡,都要讓我跟著!即使我不在,也得讓小翠跟永裴他們跟著!』

 

權志龍撫著他的頭:『我答應你,那你也答應我一件事!』

 

『什麼?』

 

『不管遇到什麼事,不要再輕易動手!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』

 

『威脅到你的就不算!』

 

『崔勝賢!』

 

『沒得商量!』崔勝賢抬起頭,吻住他的唇,讓他剩餘的抗議,消失的無影無蹤…

創作者介紹

TOPxG-Dragon

小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