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逸玲事件到今天,已經五天了!

 

換句話說,老愛滾床單的兩位,已經五天沒親熱了

 

至於五天對於他們是什麼程度?

 

就像乾柴遇到烈火,一發不可收拾…

 

權志龍想伸手推著他,卻因為他的吻而變得無力:『勝賢…』

 

舌頭在他的紅纓上徘徊,崔勝賢隨口回著:『怎麼啦?』

 

『我…我們…回房…』

 

雖然下人都在外面,門也關著,可這裡是大廳耶,難保不會有人闖進來!

 

權志龍行事再怎麼大膽,也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,做這件事

 

崔勝賢在他的耳邊舔著:『可是我忍不住耶!』

 

『你不是說過,你很自私的!而且…』權志龍的視線,看向桌上的羊羹

 

順著視線看過去,崔勝賢明白他的意思,馬上扁起嘴:『你們都一樣,就知道拿羊羹威脅我!』將他抱起,讓他雙腳環繞在自己身上

 

權志龍再怎麼想,也不會忽略自己所在的位置,勾住他的肩膀,想逃離現在的姿勢

 

崔勝賢雙手固定住他的腰,不讓他動:『要嘛就這樣回房間,要嘛直接在這裡,讓你選!』

 

『你…』權志龍原本就紅著的臉,又更紅了:『就這樣啦!』將頭埋進他胸膛:『快回去!』

 

崔勝賢笑了笑,抱著他走出大廳,走回房間

 

一出大廳,下人們都看見他們怪異的姿勢,但也只是看了一眼,便低頭做著自己的事

 

而在這短短的路程中,下半身相抵的兩人,都能明顯感受到彼此的慾望,正在慢慢成型…

 

 

回到房裡,權志龍就被抵在牆上,想起剛剛丟臉的畫面,一口咬住他的肩膀:『崔勝賢,我的臉都被你丟光了啦!』

 

崔勝賢笑了笑,扒開他的衣服,在他身上落下細碎的吻:『我的也好不到哪裡去啊!』伸手摸上他的半抬頭,輕輕揉捏著

 

『等…等一下…』權志龍想制止他,身子不停的往上扭去,卻讓他順勢脫下自己的衣服:『嗯…啊…』

 

見他全身赤裸,崔勝賢握住他的,上下套弄著

 

『不…啊…不公平…啊…』

 

崔勝賢疑惑的看他:『什麼不公平?』

 

『你的…嗯…衣服…』

 

崔勝賢笑了一下,讓他站在地上,兩手一攤看著他:『讓你脫?』

 

權志龍笑了笑,兩、三下便脫光他的衣服,看著兩人的坦誠相見,更開心了:『這還差不多!』

 

崔勝賢用寵溺的眼神看他,一把將他抱起,抵在牆上,含著單邊紅纓就是一陣啃咬,單手覆上他的,上下套弄著

 

權志龍怎麼可能乖乖的任他擺佈,手也伸到下方套弄著他,嘴裡喊著令他迷戀的嗓音:『嗯…啊啊…嗯…』

 

兩邊激烈的交鋒著,先敗下陣的,還是權志龍:『勝…勝賢…』喊著他的名字,釋出自己的精華

 

崔勝賢將他抱到床上,抹掉噴到身上的白濁,跟著手指送入他的體內

 

『勝…勝賢…』

 

『怎麼啦?』手指專心在他的體內抽送著,崔勝賢不忘抬頭看他:『我的王爺…』

 

忍住自己想呻吟的慾望,權志龍放聲大罵:『崔勝賢,到底要我說多少次,不要叫我王爺,也別再說自己是王妃還是臣妾的…』

 

崔勝賢看著他,停下手上的動作,臉上充滿不解

 

『你知不知道…』權志龍紅著眼眶:『我真的很討厭你這樣…』

 

兩人發生親密關係之後,權志龍就不曾對他擺王爺的架子,反而是百依百順的,什麼事都會先問他,有什麼好吃的也先給他,就怕他一個人在王府裡受了委屈,甚至提議不管是在什麼場合,兩人都要叫彼此的名字

 

所以,當崔勝賢第一次在城內喊他『志龍』時,他開心得像如獲至寶,心情好得比設計出新衣服還高興

 

事發那天,權志龍一聽見陳逸玲喊他王妃,整個火都冒了上來!

 

當崔勝賢冷著臉,喊他王爺、自稱臣妾時,加上單獨離去的背影,權志龍便直接哭了出來

 

而這五天裡,崔勝賢雖然跟他有互動,但還是堅持使用稱謂,讓他聽一次心就冷一次,好幾次都忍住不掉淚,只能趁他熟睡的時候,放任自己默默流著

 

一想到這,權志龍的眼淚,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,溢出眼眶

 

崔勝賢將他抱在懷裡,一滴淚就一個吻,吻掉他的淚水:『志龍啊,我的志龍,這幾天受委屈啦?』

 

這五天,他雖然因為沒吃到羊羹而心情不好,但還是把權志龍的表情看在眼裡,連他在晚上偷哭都知道

 

只是,崔勝賢選擇在他哭完之後,將他摟在懷裡,在他睡醒之前放開

 

點點頭,權志龍將頭埋進他頸窩,放聲大哭

 

崔勝賢單手拍著他背,放任他哭著,另一手則覆上他的胸膛,在手掌的環繞下,紅纓變得越來越硬

 

哭聲突然停下,權志龍張嘴咬了他的肩膀,抬頭瞪著他:『崔勝賢,我哭得很認真耶!』

 

崔勝賢扁著嘴:『我也很認真,好不好?』既然都這樣了,乾脆一不作二不休,一個挺身進入他的體內

 

甬道不算乾澀,但突如其來的進入,還是讓權志龍叫出聲:『啊!』拍著他的背:『那麼大力要死啊!』

 

將他平放在床上,崔勝賢居高臨下的看他:『再忍下去,我也差不多了!』握住他的腰,就是一陣衝刺

 

『嗯…啊…啊…嗯啊…』權志龍將腿環住他的腰,讓他能更深入自己

 

崔勝賢握住他伸來的手,與他十指交扣,嘴在他身上徘徊,落下一個個的吻,讓它變成屬於自己的印記

 

『嗯…啊…那裡…』權志龍嬌嗔:『對…啊…那裡…』

 

『這裡嗎?知道了…』崔勝賢調整姿勢,又在他體內奔馳著

 

權志龍的嬌吟,隨著他的動作改變著:『啊啊…嗯嗯…啊…放手…啊…』

 

崔勝賢握住他的分身,緊壓住頂端,混著分泌出來的汁液,緩慢繞著

 

『不要…那樣…勝…賢…』權志龍拉著他的手,哀求著

 

『不要怎樣?』崔勝賢用指甲摳了幾下,早已蓄勢待發的白濁,噴灑出來,『志龍啊,怎麼才沒多久就出來了?這樣不行喔!』用手抹著灑在兩人身上的精華,伸出舌頭舔著

 

權志龍看著他的動作,出聲制止:『勝賢…髒…啊…啊…』卻引來他更大力的衝撞

 

『這是志龍的,怎麼會髒?』崔勝賢將手指伸進他嘴裡:『嚐嚐!』

 

權志龍努力含著在嘴裡抽動的手指,思緒已經被他搞得混亂:『嗚嗚…唔…』

 

崔勝賢將手指拿開,換上自己的舌頭,與他的交纏,下身的動作也快了許多

 

權志龍的聲音,透過擺動所產生的距離,飄了出來:『嗯嗯…啊嗯…啊…』

 

抱著他的身子,坐在床上,崔勝賢吻著他臉的每一寸,嘴裡喃喃唸著:『志龍啊…我的志龍…』

 

攀住他的肩膀,權志龍忘情的回應:『勝賢…勝賢…』

 

這聲音一出,彷彿打開崔勝賢身上的開關,雙手抓住他的臀瓣,幫助他動作

 

『啊啊…嗯啊…』權志龍仰著頭,隨著他的動作搖擺:『慢點…啊…勝賢…慢點…嗯…』

 

崔勝賢裝作沒聽到,加速衝撞著

 

權志龍靠在他的肩膀上,因他動作喊出的呻吟,就在他的耳邊:『啊…啊…嗯…啊…』

 

而這場專為崔勝賢獨奏的盛宴,演奏了很久、很久…

 

 

持續一夜的激情,讓兩人的感情,提升到另一個層次

 

整天如膠似漆不說,就連碰觸到兩人的空氣,都瀰漫著粉紅色的氛圍,害得每個人都不敢直視

 

首當其衝的還是四個貼身奴婢,一接近他們就會忍不住臉紅,急急忙忙的放下東西,便低著頭退了出去

 

其實他們也沒幹嘛啦!頂多就是拿食物互餵,說些噁心的甜言蜜語,再不然就是親親臉、親親嘴,然後關上門打到床上去…

 

害得四個貼身奴婢比以前還沒事情做,只能待在附近的屋子裡,邊等待傳喚邊感嘆自己沒人要

 

 

這天,權志龍要進宮見瑞安帝和佳罄皇后,一早起來便開始梳洗打扮

 

而帥媳婦要見公婆的崔勝賢,則是第一次以安臨王妃的身分進宮

 

為了避免稱謂上的不愉快,權志龍早早就拿著羊羹威脅他,要他在宮裡什麼話都不要說

 

為了能吃到羊羹,崔勝賢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!

 

只是,這張嘴要是真的能封起來,他就不是崔勝賢了!

 

 

看著幫自己整理衣服的他,權志龍開口:『勝賢…』

 

崔勝賢應了聲:『嗯?』不動聲色的微皺起眉頭

 

嘖…都餵成這樣了,怎麼還是吃不胖?

 

『勝賢…』

 

『嗯?』崔勝賢看了看,確定幫他打理好後:『穿好了!』定眼看著他:『你想說什麼?』

 

『你天天吃羊羹對不對?』見他點頭,權志龍繼續:『那你怎麼都吃不胖?』

 

崔勝賢刮著他的鼻子:『不然你以為我晨練是練假的啊!』十歲之前,他還是個小胖子!開始練武之後,才漸漸瘦了下來!原本圓滾滾的身材,被線條分明的肌肉所取代!

 

把瘦下來的成果,展現在姜大聲面前時,那雙眼睛睜大的程度,大概可以排上個前五名!

 

權志龍抱住他的手臂:『那你教我武功好不好?』

 

崔勝賢瞇起眼:『你這幾天支支吾吾的,就想問這個?』

 

權志龍點點頭,抓著他的手搖晃:『你教我好不好?』

 

『為什麼想學?』

 

『你都教永裴跟勝利了,為什麼不能教我?』

 

『那不一樣!』崔勝賢拉著他的手,看進他眼裡:『你先告訴我,為什麼想學?』

 

權志龍故意睜大眼,讓它充滿水氣,口氣還故作委屈:『你每次跟他們聊天的時候,講的都是那些東西,就我一個人聽不懂,有種被排擠的感覺…』

 

『你跟布莊老闆們說的那些,我也聽不懂啊!』崔勝賢笑著:『志龍啊,這構不成理由!』

 

『為什麼?』

 

『我有很多個,你要聽嗎?』

 

權志龍堅定的說著:『你有一千個不讓我學的理由,都比不過一個我想學的理由!』臉上還揚起勝者的微笑

 

崔勝賢表情變得嚴肅:『只要是會讓你受傷,不管你有什麼想學的理由,都不成立!』

 

『崔勝賢!』

 

『志龍啊,你是王爺!』忽略他的情緒,崔勝賢繼續:『為了你的安全,教導他們武功是必須的!』

 

『那你教我啊,這樣我就能保護我自己,用不著他們啦!』

 

屋外傳來東永裴的聲音:『雖然知道你重色輕友,但親耳聽你說出來,還真是傷人啊!』

 

權志龍走去打開門,瞪著屋外的兩人:『呀!你們兩個,怎麼還是那麼喜歡偷聽啊?』

 

回嘴的是李勝利:『你們講得那麼大聲,要聽不到也很難吧!』

 

東永裴還是一臉委屈:『枉費我們保護你這麼多年,你利用完我們,就想把我們一腳踢開…』

 

李勝利嘆口氣:『這擺明是始亂終棄嘛…』

 

『呀!』

 

崔勝賢走過來:『鬧夠了嗎?』

 

東永裴跟李勝利這才低著頭,正經起來:『將軍!』

 

『我們待會進宮,你們準備一下!』

 

『是!』東永裴跟李勝利離開兩人的視線

 

權志龍一看到這種情形,一臉不滿:『敢情現在,他們是變成你的人啦?』

 

『你就是對他們太好,他們才會沒大沒小!』

 

『我這叫待人和善!』

 

『待人和善也要有個限度吧!』崔勝賢瞇起眼:『那天,除了我沒吃到羊羹外,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對陳逸玲發脾氣嗎?』

 

權志龍一臉好奇:『為什麼?』那幾天的情況太詭異了,即使他好奇得要死,也不敢問出口

 

『因為她對你沒規矩!』崔勝賢補了一句:『只要是能威脅到你的,我就不准!』

 

權志龍一臉感動:『勝賢…』

 

崔勝賢嘆口氣:『你不是說想學武功?』

 

權志龍點著頭,眼裡滿是期待

 

『等你吃胖點,再來教你!』

 

權志龍睜大眼:『真的嗎?』

 

『嗯!』

 

權志龍跳到他的身上,雙手雙腳環住他還嫌不夠,對著他的臉就是一陣親:『勝賢,就知道你最好了!』

 

崔勝賢抱住他的雙腿,以免他掉下去:『先把你自己養胖點,再來感動也不遲!』

 

權志龍突然咬住他的鼻子:『你答應我的,不能食言喔!』

 

崔勝賢不能點頭,只能用堅定無比的語氣說著:『決不食言!』

 

權志龍這才開心的鬆開嘴:『走,進宮!』將臉埋進他的頸窩

 

崔勝賢笑了笑,抱著他往大門走去…

創作者介紹

TOPxG-Dragon

小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